切换到宽版
  • 5503阅读
  • 0回复

央行货政委委员马骏: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核心在于稳杠杆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藤雪珍
 

冷藏车价格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今年二季度以来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一路下探,美元的强势升值是主要原因,而更深层次的因素之一则在于美联储的持续渐进加息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美联储也愈发呈现出“鹰派”的气象,11月的货币政策声明再次强调渐进加息,而芝商所Fed Watch工具显示美联储12月加息的概率上升至75.8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在信用违约屡屡爆仓的压力下,人民银行引导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,稳定和促进民营企业债券融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此之际,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第十次专题会议,会议提出,要在实施稳健中性货币政策、增强微观主体活力和发挥好资本市场功能三者之间,形成三角形支撑框架,促进国民经济整体良性循环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国内外形势诡谲多变,央行的任务越来越重,对央行政策目标过多的质疑之声再起。11月8日,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、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接受澎湃新闻(.thepaper)采访表示,当前之际,推行“稳健中性”的货币政策,核心的内容是稳杠杆,不能让杠杆率快速上升,但也不追求在短期内快速的降杠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澎湃新闻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:中美利差扩大给人民币汇率带来很大的压力,美联储12月加息的概率仍在提升,央行对此应如何应对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马骏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:我倒不一定觉得美联储加息的概率在增大,反而有可能在降低。你可以看美国股市最近一跌再跌,特朗普开始说是不是美联储加息加得太猛了,才造成股市的下行压力。而且美国的实体经济也肯定会有反弹,因为如果加息加得太猛了的话,至少美国的那些高杠杆行业,会有很大的负担。因此在这个股票下跌,实体经济开始感觉到痛处的情况下,美联储加息不一定会像原来预期的这么快。如果美联储的加息能够减缓的话,就有利于其他货币强势。过去为什么美元涨的这么快,因为美元加息加得很快,别的国家却没有加息的空间,只有减息的空间,美元就会上涨。现在如果美国放缓加息,相对来说,其他国家货币面临的压力就减少了,就有可能使得美元指数开始往下走。美元一贬值,其他国家的货币就可能有升值的趋势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澎湃新闻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:关于民企融资难融资贵,央行最近研究设立民企股权融资支持工具,为此提供初始引导资金,MPA考核也将增加民企投放专项指标。你认为央行在助力民企方面还有更多的空间吗? 后续是否还会再推出其他工具?当前货币政策是否目标太多而工具太少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马骏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:关于货币政策的目标问题,这是个大问题,非常重要。我今年年初写了一本书,叫货币政策的框架改革也谈到这个问题,要解决货币政策目标过多的问题,需要中长期的很多方面的努力和推动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关于民企融资方面的支持,我比较关心的是银行的终身负责制。银行对不良的终身负责制的说法在银行界是很普遍的,但是又没有明文规定。实际上,这个机制当中是存在一些问题的。我过去说过相关监管部门应该实行尽职免责的要求。什么叫尽职免责?就是作为一个银行,放不,需要有流程的规定。比如说作为这个要求的申请人,一个企业,需要提供各种各样的财务报表,到了银行,它经过风险部,经过风险部的评估,如果是某个具体的行业,你可能还需要这个行业一些资质,这个认证呀,等等。这几个流程全部过了以后,如果你觉得应该给他,那么这给客户经理就不应该为违约终身负责,尽职之后,就应该免责。未来就需要监管部门来明确尽职免责的具体实施的方法,而不能含糊其辞。否则银行的客户经理就会担心,万一要他个人负责怎么办。这是我认为的一个比较重要的领域,需要进一步去识别瓶颈到底在什么地方,用哪些具体的操作手段来解决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澎湃新闻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:当前的情况在于,银行由于担忧风险而不敢将资金放给企业,MPA考核的改变是否会影响银行的资产质量?你如何看这二者间的矛盾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马骏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:MPA(宏观审慎评估体系)里面内容很多,我现在比较关心的是推动降低绿色资产风险权重。这个跟MPA还不完全一样,但是也是监管政策的一个部分。我为什么讲这个事?因为它跟风险有关系。2017年的数据表明绿色信贷的不良率只有0.4?而整个银行业的不良率在1.7?右。因此绿色信贷的风险远远低于其他非绿色信贷的风险。在这个基础上就有必要考虑降低绿色资产风险权重,因为风险低,因为风险导致的资本权重就可以降低一些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个在国际上已经有讨论了。国际上的基本共识是,如果我们能证明绿色资产确实风险要比其他资产来得低的话,就应该可以考虑降低绿色资产风险权重。所以前一段我们做了一个初步的研究发现,如果把绿色资产风险权重从现在的100?到50?话,可以让绿色信贷的成本降低0.5个百分点,或者50个基点。这个措施我认为适合于现在这个时机,一方面我们要转型,推动绿色金融的进一步发展,同时还要抵御整个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下行压力的主要来源在什么地方呢?来自于投资。大家可以看到过去几年以前我们的投资都是百分之十几、二十几的增长,现在只有五点几的增长。但是也不能什么都干,比如“铁公鸡”在有些地方已经出现了过剩,房地产在有些地方也已经过剩,产生了泡沫。现在最短缺,最需要的就是绿色、环保这个领域。如果既能够满足结构调整的需要推动绿色的发展,又能够在缓解投资下行方面起到积极的作用,我觉得这样的政策才是现在最需要的。而降低绿色资产风险权重,我认为是应该是当务之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澎湃新闻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:国务院金融委首次提出“三角形支撑框架”,其中重要的一环就是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,应如何理解当前形势下的“稳健中性”?今年是否还有再降准的必要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马骏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:“稳健中性”一个比较核心的内容就是稳杠杆,就是让我们的杠杆率不要快速上升,但是我们也不追求在短期内快速的降杠杆。你可以看到它对M2和GDP的增长速度的要求并不高,今年实际GDP增长是六点几,加上百分之二点几的膨胀,那就是八点几。名义增长率和M2增速应该是基本匹配的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